查看会议议程

我要参加会议

论坛文章 当前位置:第四届湖南省肿瘤医学论坛 > 主论坛

樊代明:“边破边立”方为“上医”

2014-10-13    39健康网    

  “湖南人杰地灵,我最佩服二个人,曾国藩与毛泽东,他们两个善于砸破旧世界,当然我也不太佩服他们的一点是,他们在建设新世界的方面做的还不是太够。毛主席说不破不立,破了才能立,大破才能大立。比如说得了鼻咽癌,有观点说治疗的越彻底越好,切的越干净越好,破坏一个旧世界。有人说破坏了以后生不如死,所以就需要周晓教授等一大批整形外科的学者来修复。我也以为‘光破不立者’是为‘下医’,‘先破后立’是‘中医’,‘边破边立’是‘上医’。”

  在全国第二届肿瘤整形外科研讨会,第四届湖南省肿瘤医学论坛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教授以此为引,对肿瘤标志是否可以寻找、分子键该不该认同、整体调控应不应该探索等问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。

樊代明

  专家简介:樊代明,中国工程院院士,中国工程院党组成员副院长,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,第四军医大学原校长,中华消化学会原主任委员,西京消化病医院院长,肿瘤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。国家教育部首批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,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,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,中国共产党十四大代表,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,全国优秀共产党员,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。目前担任中国抗癌协会副理事长、亚太胃肠病学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、世界胃肠病学会常务理事兼科学计划委员会主席等学术职务,2013年世界消化病大会主席。

  肿瘤的危害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

  2004年中国疾病死亡构成比,其中核心肿瘤达到22%,每死亡5人就有一人是因为患肿瘤而去世,并且这个比例还在增加,预计未来5-10年会呈井喷状态。

  樊代明院士说,相对于病因清楚、诊治手段多样、有药可治的心血管病,肿瘤病因不明,早期诊测困难,晚期疗效太差,有的人无药可用。心血管病200多种药,消化常见病100多种药,肿瘤有将近1000种药,药越多越说明没有好药

  肿瘤研究要不要反思?

  樊代明院士形象地把肿瘤比喻成一个螃蟹,花费大量人力财力物力,积淀了很多成果,但对肿瘤的治疗并没有太大的影响,他说:“我们在研究中间模型是不是出了问题?我统计了去年在全世界范围发布的international pabulications,发现78%的论文是用肿瘤细胞来做的研究。但肿瘤细胞并不代表什么,大家知道100个肿瘤细胞培养,最多培养20个成活,培养活了之后,如果在外面传代培养会变成什么样我们根本不知道,所以肿瘤细胞并不能代表肿瘤。”

  对于动物实验,樊代明院士也有自己的看法。首先实验动物由于生命期短并不长肿瘤,把肿瘤移植过去又会产生排异,也有考虑放在裸毛老鼠身上实验的,但很难实现原位接种。胃癌接种到老鼠屁股上,还能称为“胃癌”吗?所以这样的研究结果可靠性有待商榷。

  癌症一百年的研究是从宏观到微观不断深入的过程,从人体组织、细胞到基因,国外也发现很多胃癌相关分子,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?因为这么多分子都是受调控的,两个分子之间是线的调控,若干个线是一个板的调控,若干个板就是一个立体的调控。正因如此,很多研究都是基础研究工作者的结论,拿到临床上指导意义不大。

  肿瘤标志可不可以寻找?

  “我们人类寻找肿瘤标志已经花了将近100年,60年代找到癌胚抗原,还有甲胎蛋白,这些标志物对部分人员有用,但对大多数人还不够,比如有些乳腺癌是阴性的,有些是阳性的,有些治疗以后阳性变成了阴性,所以肿瘤标志物结果对临床作用不大。”樊代明院士说。

  除阳性阴性不能判别外,肿瘤标志物特异性并不好,让不少人虚惊一场,所以得出的结论是:没有理想的肿瘤标志,它不是贯穿全程的标志,在不同时段和不同群体也是不一样的,正因为不一样,肿瘤才难治愈。

  整体调控应不应该探索?

  樊代明院士指出,肿瘤的发生和整体调控有着非常大的关系,同样的基因同样的环境,有的人发生癌变,有的人却不发生癌变,这说明肿瘤是由整体来决定的,人人身上都会有癌细胞,但不一定发生癌变,所以要探索整体调控。

  

39健康网(www.39.net)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。
内容合作请联系:020-85501999-8819或39media@mail.39.net

39健康网 -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© 2000-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| 联系我们